Search
  • seededu2020

BLM运动掀起了教育界的血雨腥风,这将成为蝴蝶效应的经典案例?


今日看点:

耶鲁大学被要求改名

加州伯克利教授的公开指责极左匿名信

加州大学全力支持ACA-5


BLM运动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延伸出来的的事件也持续发酵。目前在Twitter上最火的话题之一就是#cancelYale,最先是由前共和党国会候选人和伊拉克战争资深人士Jesse Kelly提出。他指出耶鲁大学的名字是以Elihu Yale的名字命名,而Elihu Yale是个贩卖黑奴的商人,如果耶鲁大学不更名就表示耶鲁大学包括其教职工、学生、校友都歧视黑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继UCLA的教授拒绝给黑人学生的作业延长deadline而被革职后,上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历史系的一名教授,匿名发出了一封反对BLM的邮件


原邮件部分截图


邮件中教授分析“黑人的社会和犯罪问题是白人和白人至上的观点导致的“这个理论是一个漏洞百出的假设和观点。被判刑的黑人比例,是经常拿来支撑“美国刑事司法系统是针对黑人族裔“观点的证据。然而,用同一方法论,在看不同监禁比例类别时,我们甚至可以发现:美国刑事司法系统,相比针对黑人,其实更针对美国男性。并且,黑人的实际监禁率没有他们参与的暴力犯罪所预计的高。该教授还提出,如果美国的刑事司法系统真是白人至上,为什么亚裔、印度裔和尼日利亚裔的监禁率要比白人的低得多?这就是BLM组织错误的历史观。



这位历史系的教授还指出,黑人伤害其他族裔的比例,要比黑人受其他族裔伤害的比例高出太多。尤其是在湾区,亚裔遭受黑人入侵、袭击、伤害的普遍度几乎快赶上流行病。而George Floyd之前正是这么一个入室侵害他人的人,曾经犯过多重罪,而现在却被当作圣人在追捧,成为了文化英雄。这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历史系的教授,为他的同事和学校支持BLM感到深深地不认同,但迫于被革职的潜在压力,只能选择写匿名邮件的方式说出自己的心声。

BLM运动衍生出来的,还有一封华裔父母写给耶鲁学生的信。写信的起因是耶鲁大学的学生,指责自己的华裔父母和亲戚对于BLM的不关心,指控他们也崇尚白人至上。这位华裔父母在信中铿锵有力的回应了耶鲁学生的指控,宣扬了中华文化中的社会责任感、自立自强等信念,还隐晦地反讽了BLM。她/他写道:中国文化中的社会责任感让每一位华裔美国人都深深地关心着美国,比如:COVID-19期间捐款捐物资、帮助公立学校。他们还坚信自力更生和努力能带来好的生活,而不是伸手向政府讨要。最后,华裔还相信创造而非摧毁。华裔美国人跟黑人同样经历了种族歧视的痛苦时期,但暴动和暴力只会更糟,且不能带来想要的公平。最后告诉耶鲁的学生们,当你的父母表达出了种族主义的言论,你可以告诉他们这样不对,但也试着理解一下他们的价值观和成长背景。


信件部分截图


其实,我们都知道,在美国任何政策的变动,对各个族裔都有着不同的影响。这场BLM运动,也并不只是黑人和白人间的拉扯。最近George Floyd的事件,还直接加速了ACA-5实行的进程,而ACA-5之前也只是一直在讨论研究中并没有真正实行。

6月15日,加州大学理事会发文:一致同意ACA-5法案,废除209号提案。在继续接下来的内容前,先来解释一下什么是ACA-5和209号提案。209号提案是早在半世纪就提出的:禁止在大学录取的过程中将种族和性别考虑其中。而ACA-5提案则是允许在大学录取中考虑种族因素,按照族裔人口配比进行大学录取

原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ofcalifornia.edu/press-room/uc-board-regents-endorses-aca-5-repeal-prop-209

加州大学理事会支持ACA-5的原因是为了增加“underrepresented group enrollment”而保证学校学生的种族多样性。这所谓的“underrepresented group”指的就是黑人和西班牙裔的学生。按照族裔人口配比而非成绩和学业表现进行录取,就能保证增加黑人和西班牙裔这些“underrepresented group”的学生的录取,从而减少教育里的种族不平等来实现完全的教育公平。

在众多的支持声中,也出现了一些反对的声音。作者Peter Kirsanow在National Review中发表的文章就指出,ACA-5的推行反而会害了目标的受益人群。那些按种族配比被录取的黑人和西班牙裔学生,他们的成绩,例如SAT和ACT,都远远低于白人和亚裔学生。以至于他们很可能沦落到班级的垫底,甚至辍学或无法毕业。相反,在不考虑种族因素的情况下被录取的黑人和西班牙裔的学生,进入到了能力和竞争力相匹配的学校,他们就能很顺利的完成学业取得学位。

原文链接:

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corner/the-damaging-fraud-of-aca-5/

事实上ACA-5与我们亚裔学生息息相关。在UC大学已经取消SAT和ACT成绩要求,还继续推行ACA-5的情况下,成绩和学业表现上一向具有绝对优势的亚裔学生失去了最强的竞争力。如果真按照族裔人数配比录取,作为美国第三大少数族裔、仅占美国总人口5.4%的亚裔,大学录取将受重创,这会使得亚裔美国人后代的处境更加艰难。这究竟是为了教育的公平还是加重教育的倾斜?

对于BLM系列事件,你怎么看?






11 views

中文咨询:909-979-1123

©2020 by SEED Education Partners. All Rights Reserved.